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

  • 我的無敵未婚妻

    我的無敵未婚妻

    作者:韓風趙璿

    獨步天下的絕世高手韓風,被師父逼迫下山履行婚約,卻發現未婚妻國色天香,這婚......還退嗎?

  • 棄婿歸來_道門弟子

    棄婿歸來_道門弟子

    作者:葉凡

   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,是丈母孃眼中的拖油瓶,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,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,入贅三年,他受儘屈辱。直到有一天,親生父親找上門,告訴他,隻要你願意,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,你纔是真正的豪門。 “當你站起來的時候,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!”

  • 盜墓懸疑鑒寶

    盜墓懸疑鑒寶

    作者:項雲峰李靜

    【盜墓+懸疑+鑒寶】我是一個東北山村的窮小子,二十世紀初,為了出人頭地,我加入了一個北方派盜墓團夥。從南到北,江湖百態,三教九流,這麼多年從少年混到了中年,酒量見長,歲月蹉跎,我曾接觸過許許多多的奇人異事,各位如有興趣,不妨搬來小板凳,聽一聽,一位盜墓賊的江湖見聞。

  • 毒妃神醫不好惹全文免費

    毒妃神醫不好惹全文免費

    作者:楚玄辰雲若月

    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醫,卻穿越成不受寵的棄妃,冷麪王爺納妾來噁心她,洞房花燭夜,居然讓她這個王妃去伺候,想羞辱她是吧?行啊!她對著床頭搖旗呐喊:“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換個姿勢,再來一次。”想羞辱她,她就噁心得他不舉。冷王威脅她,“要想本王不休你,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。”她笑道,“王爺,我已經向皇上請旨和離,還會帶著孩子再嫁,你千萬彆擔心。”看醜女如何變身為貌美的天才神醫,驚豔天下。

重點圖書

神醫毒妃不好惹

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醫,卻穿越成不受寵的棄妃,冷麪王爺納妾來噁心她,洞房花燭夜,居然讓她這個王妃去伺候,想羞辱她是吧?行啊!她對著床頭搖旗呐喊:“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換個姿勢,再來一次。”想羞辱她,她就噁心得他不舉。冷王威脅她,“要想本王不休你,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。”她笑道,“王爺,我已經向皇上請旨和離,還會帶著孩子再嫁,你千萬彆擔心。”看醜女如何變身為貌美的天才神醫,驚豔天下。 ...

閱讀全部

李威謝婉秋

李威自從在公司內發現部門負責人周濤和女主管林天嬌的秘密後,便開啟了全新的逆襲之路…… ...

閱讀全部

神醫毒妃不好惹

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醫,卻穿越成不受寵的棄妃,冷麪王爺納妾來噁心她,洞房花燭夜,居然讓她這個王妃去伺候,想羞辱她是吧?行啊!她對著床頭搖旗呐喊:“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換個姿勢,再來一次。”想羞辱她,她就噁心得他不舉。冷王威脅她,“要想本王不休你,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。”她笑道,“王爺,我已經向皇上請旨和離,還會帶著孩子再嫁,你千萬彆擔心。”看醜女如何變身為貌美的天才神醫,驚豔天下。 ...

閱讀全部

神醫毒妃不好惹

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醫,卻穿越成不受寵的棄妃,冷麪王爺納妾來噁心她,洞房花燭夜,居然讓她這個王妃去伺候,想羞辱她是吧?行啊!她對著床頭搖旗呐喊:“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換個姿勢,再來一次。”想羞辱她,她就噁心得他不舉。冷王威脅她,“要想本王不休你,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。”她笑道,“王爺,我已經向皇上請旨和離,還會帶著孩子再嫁,你千萬彆擔心。”看醜女如何變身為貌美的天才神醫,驚豔天下。 ...

閱讀全部

神醫毒妃不好惹

她是21世紀的天才神醫,卻穿越成不受寵的棄妃,冷麪王爺納妾來噁心她,洞房花燭夜,居然讓她這個王妃去伺候,想羞辱她是吧?行啊!她對著床頭搖旗呐喊:“一二三四,二二三四,換個姿勢,再來一次。”想羞辱她,她就噁心得他不舉。冷王威脅她,“要想本王不休你,你就老老實實的聽話。”她笑道,“王爺,我已經向皇上請旨和離,還會帶著孩子再嫁,你千萬彆擔心。”看醜女如何變身為貌美的天才神醫,驚豔天下。 ...

閱讀全部

點擊榜 更多

  • No.1

    我的無敵未婚妻

    4259

    韓風趙璿

    我的無敵未婚妻
  • 3

    盜墓懸疑鑒寶 項雲峰李靜
  • 4

  • 5

    總裁前妻不好追 顧黎月厲景川
  • 6

    皇叔,王妃她恃美行凶 楚玄辰雲若月
  • 8

    南宮柔楚玄辰全文閱讀 神醫毒妃不好惹
  • 9

    楚玄辰雲若月 神醫毒妃不好惹
  • 10

    職場逍遙王免費閱讀 李威謝婉秋
  • 更新列表

    結婚三年,厲上南突然遞上離婚協議書。夏音藏下挖心的痛,輕輕追問,“可不可以不離婚?”他聲線寒涼,“夏音,糾纏無意義。”夏音唇角染笑,落下名字。她從來不過是件贗品,現在他心尖上的白月光歸來,是該麻溜地騰地方走人。後來,他幾次三番掐斷她的桃花。夏音嫌棄白眼,“厲少,強扭的瓜不甜。”他眸光邪肆,“但很解渴!”

    結婚三年,厲上南突然遞上離婚協議書。夏音藏下挖心的痛,輕輕追問,“可不可以不離婚?”他聲線寒涼,“夏音,糾纏無意義。”夏音唇角染笑,落下名字。她從來不過是件贗品,現在他心尖上的白月光歸來,是該麻溜地騰地方走人。後來,他幾次三番掐斷她的桃花。夏音嫌棄白眼,“厲少,強扭的瓜不甜。”他眸光邪肆,“但很解渴!”

    結婚三年,厲上南突然遞上離婚協議書。夏音藏下挖心的痛,輕輕追問,“可不可以不離婚?”他聲線寒涼,“夏音,糾纏無意義。”夏音唇角染笑,落下名字。她從來不過是件贗品,現在他心尖上的白月光歸來,是該麻溜地騰地方走人。後來,他幾次三番掐斷她的桃花。夏音嫌棄白眼,“厲少,強扭的瓜不甜。”他眸光邪肆,“但很解渴!”